婚礼

类别:游戏动漫 作者:阿里里呀 本章:婚礼

    (你们要的婚礼篇)

    “梁老师,明年开学就见不到你咯——”

    “哎呦你这嘴!”

    “哎呀说错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!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碧荷大方的笑笑。虽然冬天大家都穿的厚,可是如果认真看看,还是能发现她的小腹已经在黑色的大衣下微微的鼓了起来。碧荷抱着书,声音温柔,“还见得到的,我只是办了病休,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寒假的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,卷子改完了,会也开完了。碧荷已经怀孕四个多月——婚礼已经在筹备中了。

    林致远已经回来半年多了。她也稀里糊涂的很快怀了孕。

    好像只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药她是按时吃的,只是林致远说她可能对美国药有抗性——她甚至都没搞清楚他到底是想要还是不想要这个孩子。说是想要吧,可是他之前一直让她避孕,这显然只是个避孕失败的意外;要说不想要吧,他好像又对孩子挺接受的,从来没有说让她打胎,反而说结婚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他年纪到了。

    书上都说了,男人年纪大了,自然就想要孩子了。

    已经放了寒假的校园一片寂静,碧荷走在路上,想着自己就这么快速的决定要结婚了,还是和一个突然回来的人。

    过去的十年太漫长太漫长,就像是一帧帧播放的老式碟片,可林致远一回来,她的人生又像是按了快进键。

    刚检查出怀孕的时候林致远就说让她不要上班了,其实她是不愿意的——就连爸爸妈妈都表示了反对。可是这个人又把二老接到市里来玩了两天,却不知道怎么说的,回去之后爸妈就让了步,说要不先给她办停薪留职。

    “致远说的有道理,怀孕也很辛苦的。要不你就先在家带带孩子,”妈妈和她说,“不行再回去上班,反正工作总在那里,也是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碧荷抱着自己的行李,在校门口和同事告了别——同事看了看路边的车,拒绝了她“载她一程”的邀请。司机小刘穿着西装披着大衣早已经在那辆黑色的保时捷旁等了,看见她从学校里出来了,他马上打开了车门,在车旁站得笔直。

    就像是这四个月来的每一天一样。

    “哎呀啧啧。”

    这完全脱离群众的不知道哪里来的范儿碧荷已经完全麻木了。把手揣在黑大衣的兜里,碧荷低头抿嘴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门砰的一下关上了,小刘快步小跑,到了前方驾驶室,上车开始系安全带。

    车子发动,路边的树慢慢后退。车子一片安静,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碧荷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这是辆保时捷——哪一款她是记不住的。她有限的奢侈品知识全部来自于同办公室张姐的教导。

    张姐说这款车要六百万多万。

    是她这辈子看也不会看一眼的那类东西中的一样。

    这学期刚开学不久碧荷就检查出了有孕,林致远爱护孕妇,非让司机小刘天天来接送她上下班。小刘每天精神抖擞——就是有时候感觉抖擞过了界。这上车开门下车关门的,碧荷本来说不要他干自己来,可是小刘表示这是家里司机的统一培训要求,没按统一教程来上班,被张叔看见是要被扣奖金的。

    碧荷再一看,林伯伯和林致远也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学期学校里所有的老师都知道她傍上了富二代。

    嗯,还未婚先孕了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的路程一晃而过。车子下了高速又开了一段,车外的景色渐渐的别致了起来。几分钟后,保时捷在小区保安的敬礼中进入了小区,又在花木成荫的小道上开了三分钟,白色铜花大门打开,车子最后慢慢停稳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没有给小刘机会给自己开车门,碧荷自己下了车。

    汉白玉的台阶,雕刻着花纹的廊柱。

    两边的花草。

    三米多宽的大门。

    进了屋,客厅宽阔,足足有两百多个平方——分为了大小厅,视觉辽阔。挑高三层,明亮又大气。地砖是淡白色的,据说是哪个山下专门运来的高级石材。落地窗外假山好水。听林伯伯说这整栋屋子都是名家设计,内饰摆设和家具都是取的是山水意境。沙发又是从意呆利定制之后空运过来的,光沙发就花了三百多万——

    碧荷丢下包包,坐在了这三百万的沙发上。她低头伸手,摸了摸这柔软的触感。

    这沙发管三百万?反正她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三百万,好多呢——她一个月工资才六千。

    有钱人的钱真好骗。

    这也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房子真的太美,无论在哪个角落拍张照,都是美好的风景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有男人说话的声音传来。碧荷站了起来,顺着声音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林致远原来在家的啊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小厅的落地窗前,身姿颀长,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揣兜里,正背对着她不知道给谁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怀孕了?”碧荷听到他说话。

    碧荷站在原地,看着他修长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他说话,声音平静。

    碧荷看着他,慢慢伸手扶住了门框。不知道是不是太冷——就连手臂都细细密密的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子。”他哼了一声,然后转过了身来。似乎是看见了门口的碧荷,男人剑眉一挑,薄唇一勾,开始向她走了过来,“那他家里到底是什么态度?结婚——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他呵了一声,有些讽刺的音调。

    “我建议?他家的事情我能建议什么?”碧荷看着他走了过来,一把把她搂住了,他还在她头顶说话,声音震动,似乎是从胸腔传来,“我让他结他就结,我让他打他就打?是他玩的妞还是我玩的妞——”

    碧荷抬头看他,微微皱了眉。林致远也低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是哪种人吗?”他又补充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”那边又说了什么,他有些不耐烦了起来,“他的事我管不了的妈——”

    原来是阿姨打来的电话呀,碧荷又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行,那边是个ABC吧?”碧荷看着他的薄唇又勾了起来,“要我帮忙找律师?没问题——这个要求倒是简单。不过我介绍的律师,那都很贵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坑,绝对不坑,”儿子又不耐烦了起来,“他爱要不要吧。”

    “挂了挂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他啊。

    碧荷看着他俊美的脸。她还以为——

    “这个林三,”

    林致远挂了电话,又把伸手把她抓住门套的手指掰了下来握在了手里,又挑眉笑,“碧荷你回来了。你的手怎么那么冷?这个林三,”

    他握着女人的手,又接着刚刚的话笑,“就是我那个远房堂弟——你没见过的。隔了可远了,我其实和他也不熟。他前年去了美国留学——家里还有几分钱,就去美国蹦哒,这回好了,怕不是被人下了套呢。”

    婚礼(2.婚纱)

    2.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真的不是他啊。

    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,碧荷又抬头看他俊美的脸。阳光从落地窗玻璃撒入,映到他微笑的脸上。鼻子高挺,嘴角含笑。俊眉斜飞入鬓,脖颈上他的喉结分明,衬衫的衣领白的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是林致远啊。

    他还和高中的模样差不多,还是那么帅——可是又始终哪里有点不一样了。容貌依旧英俊,却又成熟了很多,是快30岁男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已经不是那个当年的少年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在美国做了什么,甚至他刚刚打的电话到底在说什么,她都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更多的时候,她连他在想什么,都猜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挪开眼,碧荷把自己的手拉了出来。她又看了看他身后这套宽阔的大房子——光他身后这个小厅的面积,就已经比她自己买的那套小二房大了许多。

    地板砖蹭亮光滑,水晶灯绚丽明亮,落地窗外的假山流水,屋里的那些精巧的装饰和摆设,都是她这辈子都买不起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碧荷你不上班了正好,就好好在家休息,”

    男人笑吟吟的样子,似乎是不满意她把手收回了,又伸手抓起了她的手。热量透过接触的肌肤传递到了她的身上,他低头看她,“还有两个月就是婚礼了,你正好趁这段时间想想看还有什么需要的,想要什么都要提出来——”

    男人的薄唇微勾,“虽然时间是有点仓促,可是现在哪里还有用钱办不到的事?你想要什么你就说,我一定都给你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碧荷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没有用钱买不到的事呀。

    去年四月校庆。七月她家里破产和陈子谦分了手,她来找他“借了钱”。十月她就发现怀上了,他说结婚。

    林家虽然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豪门高户,可是好像真没媒体上描写的那么疏远和难以亲近。这半年她和二老吃过几十次饭了——林致远在国内的话,共餐的频率更高些;林致远要是去美国了,阿姨基本上固定在每周五喊她去喻园吃饭。

    然后再留她在那里住两天,周末晚上再让司机送她回学校上班。

    二老看起来对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“准儿媳”毫无意见。就是叔叔表情严肃,不太喜欢说话,碧荷其实还有点怕他。

    十月她刚查出来身孕不久,二老就专门抽空去一趟北湖登门提亲。

    天盛董事长携夫人突然亲自降临,当时简直轰动了全镇。林致远给她家里买的那套120平的新房子还没来得及装修出来,还是借的舅舅的房子待的客——小镇民风淳朴,大家都很熟悉。爸爸不知道怎么地搞得,还请来了镇长和书记亲自作陪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小镇最大的官了。

    当时二老开回去的劳斯莱斯,还有前二后二的四辆车的保镖和助理,还有那十八担的提亲礼,都让人啧啧赞叹。

    镇长和书记喝的脸红耳赤,吃完了又带着二老去小镇附近走了一圈,欣赏了一番北湖“人杰地灵”“凤凰于飞”的好风水。最后好像是说达成了协议,由天盛出资几百万,政府出地,在镇上给居民修一个一千五百平方米的活动广场。

    他们的婚期也顺利的定在今年三月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肚子都很大了。

    好像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不过有了婚约在身,总算不至于丢人太严重——

    “下午是不是试婚纱的要过来了?”碧荷听他说话,“下午我还要去趟京城,陪不了你了。我和妈说了,她到时候过来陪你看——”

    “记得拍照片给我。”他低头含笑,“碧荷,我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吃过了午餐,林致远果然就上车走了,十分繁忙。他说起来是在国内,可是根本就不是休假。常飞京城不说,附近的几个国家他也经常会去出短差。碧荷一个人在屋里百无聊赖,出去看了一眼小厅外的鱼池里的小鱼,又拿着手机看了一下教案——

    说是不上班了,可是她感觉还是有点放不下她的工作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的时候,A家的服务人员带着一辆包厢货车准时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人,才能享受高定婚纱品牌的跨国上门试穿服务呢?

    碧荷站在试衣间,在三个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换上了这套价值四十万美金的婚纱。屋内暖气温暖,洁白的纱幔层层叠叠,裙摆足有三米。整个裙摆上面还有无数手绣的银色星点,行走之间裙摆浮动,星点灯光下反射点点亮光,若有若无。婚纱整个露肩的设计,腰身抬高了几寸——碧荷低头扯了扯腰身,觉得好像有些宽松了。

    光头的男设计师穿着黑西装开始在旁边说着叽里咕噜听不懂的语言,旁边的翻译小姐说这是为了考虑她两个月后的肚子。这个腰身是独特的设计,到时候还可以根据她小腹的情况,小范围的收紧或者放松。

    碧荷站在巨大的试衣镜前,又沉默的看着助理给自己戴上了洁白的长手套。然后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,这手套又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,触手柔软,却又质地优良,光泽流转。

    “前面的裙摆长了一点,”

    阿姨穿着墨绿色的套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,又过来提着她前面的裙摆——已经拖在了地上。她说,“这个裙摆需要再短一点,刚刚及地就好。”

    婚礼呀。

    手机在刚刚和客户聊天的时候就已经震动过了,林致远从大楼出来,司机已经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没有管旁边走过的那只瞄他的女妖精,男人坐在车子后排,摸出了手机点了几下,然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宽阔的试衣间。

    洁白的婚纱如云如絮。

    穿着黑色制服的服务人员围绕。

    母亲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梁碧荷穿着婚纱,带着手套,侧头看着镜头——眼睛圆圆的,就像是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穿婚纱原来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和他想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链条一点点的收紧。

    小鸟正被推入了笼子。

    结婚证其实已经领了。宾客名单已经拟定,伴郎名单已经确定——酒店已经订好,请柬马上开始发放。

    岳父岳母收了聘礼,嫁女儿嫁得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两个月。

    男人看着窗外,他完全拥有耐心。
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碧荷》,方便以后阅读碧荷婚礼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碧荷婚礼并对碧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